卡_江南說埋不下了。

“懷抱既然不能逗留,何不在離開的時候,一邊享受,一邊淚流。”

太他妈酷了。
五年前撸完就觉得很酷。
太好吃了吧她俩。

[夏スバ]脫獄(01

把以前那些刪了。
刪掉了。沒有了。
走腎不走心。
把之前幾個零零碎碎的合一下。 順便更更。
用的是neru桑的脫獄梗。
夏斯巴。夏斯巴。夏斯巴。
好了三遍了我不說了。
ooc肯定有。

↓↓↓↓↓↓

就只是望著殘損的窗框和玻璃所滲出的景物發呆,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很輕易就被突然閃入視野的亮橙色亂髮,還有像在發光一樣的藍色雙眼嚇了一跳。太近的距離,條件反射一樣抬頭的時候結結實實碰到了一起,發出了悶悶的撞擊聲。

幅度不小的動作在相對狹小的空間裡揚起了灰塵,乾澀的氣味,很容易就想起了老舊的工地。明明是毫無關聯的兩件事。

回過神來才發覺了印在自己額頭上逐漸擴散的鈍痛,心裡燒起了無名火、卻在看見那傢伙眼淚汪汪捂著額頭時滅得無影無蹤,連具象化的嚴都像是沒存在過。小幅度挪動著身體,在靠近了的時候昴流才放下了手,控訴著好過分啊夏目是不是故意的一類的,超級幼稚的話,翻來覆去也就是那麼個意思。

才沒有呢。誰會犯著自己也要狠狠疼一下的代價去“欺負”這個呆瓜,抱著不明的心態開口了,說的則是。
“是啊,當然是為了讓バルくん不要那麼吵吵嚷嚷的所以就故意撞上去了啊♪”

就是想讓你生氣然後和我吵一架然後因為口才落了下風然後露出吃癟的表情啊。

是要繼續說下去的樣子,出了聲以後又是與此前截然不同的話語、“比起那種事夏目你看這個——!” 一口氣說完,伴著句子同時送達的是一張薄紙,迫不及待地在他面前展開,表情是擋不住的得意和歡快,隱隱還等著什麼的意思。

光明明就是沒有確實顏色的物質,所呈現的的色調又和眼前人的發相吻合,又投射在了側臉上,有些看不清,像是化成了暖色的水彩。

也只是讓那池藍色變得更加奪目。
只是敷衍的掃了一下紙張,多多少少有被磨損的痕跡,大抵是城市結構的草圖、還有一點點被弄髒了,又把視線移回昴流的身上。“所以呢?”裝著毫不在意地問起,實際上已經將對方的想法摸透十之八九,也不點明。

“夏目難道不想從這樣的地方出去嗎?如果能越過這道籠子的話、”還沒有開始變音的聲線柔軟而悅耳,陳述的是在他人聽來足以被稱為驚異的想法。
雖然完全沒有詳細規劃又信心滿滿,倒也真像你的性格啊。

手肘支在桌子上,手背撐著頭,想要打斷高昂而冗長的話語,實際上也是這麽做了:“那麽バルくん有沒有想到要怎麼從這裏出去呢,”特意頓了一下,為的是自己的下句話引起他的注意,還是沒忍住笑了出來:“難道要用飛的嗎?”

想了想突然冒出了沒頭沒尾的問話,不僅是自己覺得好笑,就連眼前的人也稍稍怔住。打算要擺擺手說是異想天開的玩笑一帶而過,卻隨著昴流的下一句話也變成了此前對方的狀態。

“是說夏目和我想的是同一件事對吧?我也是想要飛出去呢♪”

...開玩笑吧、伊卡洛斯一樣的事是做不到的,常常在心裡想的嘴裡說的魔法一類也不過是奇跡一樣的心理慰藉。心情在驚異和哭笑不得之間快速來回,就是不知道說什麼好。

這傢伙的大腦迴路果然是和其他人不太一樣吧..。

將手在他的眼前快速搖晃過去,直到夏目的眼神重新聚焦回到自己身上才說出了下句話。“不是那個意思、雖然說出來大概會被笑、但是——”

皺起了眉,大概是為了下句驚人言論做著鋪墊。還沒開口就乾脆坐到了對面,才接上了講了一半的急促的尾音。“夏目要不要和我一起試著製造飛機呢、我是說——”

被突兀的笑聲打斷了,就知道是說出來一定會被笑的想法,還是不自覺鼓起了臉頰瞪著笑得前仰後合的那傢伙。

怎麼說呢,像是重磅炸彈並沒有取得預想裡的效果,反而讓自己發笑,不知道為何只是想笑,直到眼角溢出了淚水才發覺像是有點過火,昴流也在生氣的樣子。

“不是在嘲笑バルくん的想法、”站起來走到了身邊,“倒不如說是有種奇怪的預感。”在他的身旁蹲下,伸出了手,“感覺バルくん會成功呢。”捏住了他沒有被亂亂的頭髮遮起來的耳廓,直到變得發紅才鬆開了手。

然後在昴流不可置信的眼神裡瞇起眼睛笑了一下,有點讓他想到了得意的狐狸。

金色的虹膜在背光的環境下也變得有些暗,和被太陽暴曬到融化的蜂蜜糖似的。

奇跡的字典裡的意思,就是不可思議的,不可能做到的事。

“感覺バルくん會成功呢。”

感覺你能創造奇跡呢。

思維都被這樣意想不到的句子所阻斷。眨了眨眼睛而後又停頓才明白背後是誇獎一樣的意味。不管有心還是無意,心情也都因此變得雀躍。

到了有點得意忘形的地步,做出來的動作怕是也沒經過腦子,就雙臂圈住了夏目的肩,搖搖晃晃,弄得人頭暈眼花。

被弄得心煩意亂了,想了“下次一定是不要在面前誇這傢伙了”邊用手拍開了昴流的胳膊。本來是想問什麼,又有額外的問題切入只好作罷。

“如果我決定這樣做的話夏目會幫我的吧?對吧對吧!”是得不到確認的回答就不會停的意思,請求的話被強烈的語氣說的理直氣壯,咬定了一定妥協的樣子。也確實是這樣。

“是是是、會幫バルくん的。”是說這樣的性格也真是讓人頭疼,一方面出於不想讓他露出失望的表情,也因為自己被引出了些許的興趣。臉上掛了敷衍的神色,是想捉弄一下而已。

“夏目真的好過分啊為什麼一副不願意的樣子啊——”

所以說真的很容易上鉤啊。

就是為這樣的夢想努力,企及過於龐大的目標也需要相當長的時間。

像是不知道以前有誰說了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像是空中花園的理論根本就沒法成立。

把指尖對著有些刺眼的光,把目光匯聚在了微小的一點,視野範圍內的其他就會變得模糊。閉上了一只眼睛后看到的事物位子又有所不同,焦點也發生了改變。

看到了飛著的反射著光的灰塵。說的好聽一點叫做冥想,戳穿了說叫做走神。反正都是那麼個意思。

被大聲喊了名字,被壞了什麼好事一樣有些惱怒的回過頭看著罪魁禍首好不自覺的笑臉,跟外面的太陽似的,讓人有那麼點煩躁。藏好怒火才出聲,“突然那麼大聲叫我有什麼事嗎,バルくん?”

完全就沒感覺到夏目情緒一般,只是笑著湊過去、“我稍微按照別人提到過的試了一下、夏目要不要看?”

雖然問了要不要,但就是沒有需要回答就採取了行動。鋪開的紙上胡亂的畫了被稱為“飛機”的東西,頗是有那樣的意思。

雜亂的線教人實在有些無法恭維,有個詞語叫瑕不掩瑜不知道用在這裡合不合適。讓人吃驚,卻成功引開了夏目的某些情緒,徒生了些感歎。

真有你的啊、バルくん。

tbc。
沒了。
更得不多。
其實是我嫌棄自己以前寫的太零碎。

最後に一つだけいいですか?

どかで

お会いしたことありますか?

「オーダーメイド」

大きくて嘘つきでへそ曲がりのあなた
说了弥天大谎而闹脾气的你
小さくてまっすぐな私
渺小而坦率的我
どうみても凸凹で 背中合わせの二人
不管怎么看都不合适的两个人
どこか可笑しくて
总感觉有点奇怪呢

人の為だと謳って
要是为了别人而讴歌
それが偽りでも
虽然很虚伪
私はあなたのこと
但是我对你的一切
あなたの本当だと信じていたいんだ
对你的本心一直深信不疑
小さくてちっぽけな私を呼んでくれた
叫着渺小无比的我
大きくて嘘つきなあなた
说着弥天大谎的你
二人出会えた事
两个人相遇的事
共に喜んだ事
一起开心的事
それは嘘じゃない
那并不是谎言
弱く儚いものも笑える
连弱小虚无的东西都可以欢笑的
そんな世界が作りたかった
那样的世界由我创造了出来
それが私の理由
那便是我的理由
あなたはどうだったのかな?
对你来说这又如何呢?
教えてよ ねえ 嘘でもいいから
告诉我吧 呐 说谎也没关系

本当はまっすぐな私たち
但其实是很坦率的我们
それでも それでも広い世界
即便如此 即便如此 让我见识到了
見せてくれたのは
如此广阔的世界的人
あなたよ
是你哟
さよなら
再见了

沒什麽內容的甜餅ry

我靠我真是太tm沒安全感了。我的memo總出事感覺不知道哪天就要玩脫了。甜餅什麼的就堆這兒吧不然感覺自己要後悔。
腦洞來源是上午突然想到バル君平常起床第一個看見的大概是大吉、所以如果有天起床后第一個看見的是納茲咩以後的情景一類的、腦洞。就是這樣。
↓↓↓↓↓

cp是夏昴。有雷的為了自己就不要進來看了。

朦朦朧朧的感覺,說成是睡眠中不太確切、說清醒也不儘然。感官先於意識甦醒、連身體也變得好重。想想也知道是被壓住了、想要睜開眼睛去看清楚這始作俑者,也無力做到。

“... ...”壓低了的聲音,聽不太清楚。讓人感覺是夏天的蟬聲一樣嘈雜。

有什麽搔在臉上、酥酥痒痒的觸感。在夢中也能感知的不快,嘟起了嘴,被本能驅使了而抬起手臂,想要趕走這童話裏壞蛋一般的傢伙。

不適的感覺從臉頰上消失了。

像是消滅了入侵者,繼續恬睡的想法都變得理所當然。轉而又從別的位置傳來了柔暖的熱度、與嘴唇相貼,契合的溫度十分舒適、不知不覺就貪圖著更多。
喜歡得不得了。

雙唇逐漸被分開、有什麽探入了口腔,濕熱,靈活地攪動。緊接著就是意識的突然迴歸,腦海也終於變得清明。
...接吻...?

直到這時候才有些慌亂睜開了眼、距離過近的視野因為眼睛的特殊結構而不甚清晰。看的清的就是同自己的處於同一水平線的琥珀色。

啊啊、閃亮閃亮的。根本就是不合時宜的想法,反抗的念頭從一開始就沒有,就只是這樣被壓制著。
說起來身邊的人好像只有夏目這麽引人矚目,原因並不是這種情況下就能想到的、若是一定要說的話,一定是因為他整個人都會發光的樣子。

就在這麽胡思亂想的時候,兩人之間的距離已經被對方拉開了一點、也只是讓自己更加害羞而已。
“...誒、夏目...?”
“早安,バルくん♪” 用像是唱歌一樣的調子回答了昴流像是疑問一樣的句子,心情甚好地舌尖划過了自己的下唇。像是收獲了寶藏、倒不如說這樣子的昴流本來就是巨大的寶藏吧,魔法使的寶藏。

揉了揉睡眼,蒙著白霧的眼前才變得清晰。好不容易思維回到了正常的運轉方式、意識到剛剛所發生的小小事件,緋色頓時爬滿了雙頰、飛快拽起被子蓋住腦袋縮了起來。

好不容易才發出了聲音,“...誒、咦、為什麼夏目會在我家啊...?!”聲線因為某些情緒都發著顫。
話才出口就想咬掉自己的舌頭,這貌似不是重點吧、再說就算問了也大概不會得到正經的答案。

做出了是在思考的樣子,曲起食指抵住了下頜。“嗯...這個啊,即使對バルくん解釋的話也不會理解的吧?畢竟這是只有我能用的魔法噢。”清亮的尾音上揚,好像空氣裏都出現了可以看見的花花。
就是因為這麽可愛,才讓人想要多戲弄一下啊、バルくん~

就這樣想著想著,再次俯身壓了上去,拽开了並沒有被拉的很緊的被子,雙手托住了昴流通紅的臉,額頭貼在一起。

那雙藍色的眼有些不明所以地眨呀眨的。卷卷翘翘的睫毛輕顫、讓他想到了某種美麗昆蟲的翅膀。
就再次吻在了一起。

然後他倆瘋狂的不可描述。沒了。